梧州学校大全梧州教育新闻正文

[西江都市报]肝胆相照两昆仑——抗日英雄石化龙与李宗仁关系考述

2015年09月15日 05:27 来源:学校大全编辑:admin

肝胆相照两昆仑

——抗日英雄石化龙与李宗仁关系考述

毛廷贵 李凯旋

石化龙,广西藤县禤洲村人,抗日战争时期,曾任第五战区兵站总监。李宗仁(1891~1969)广西临桂县人,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国民党内“桂系”首领,抗日战争期间,曾任第五战区总司令。从现存的文献上看,二人同属于桂系,年龄相仿,且存在上下级关系,但关于他们直接交往的文献却非常少。有据可查的仅有两条,一是台儿庄战役胜利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亲自颁发“抗日英雄奖章”给石化龙,作为对石化龙圆满完成抗日后勤保障工作的表彰。二是石化龙在1948年因病去世后,李宗仁亲笔写下的《云飞兄像赞》:“恭赞戎幕,委输军资。时艰任重,克济厥施。忠尽既彰,急流勇退。缅企同袍,永怀腑肺。”这28字像赞既是对石化龙戎马一生的总结,也是对彼此深厚情谊的怀念。

广西陆军速成学堂结缘

为了培养新军军官,广西巡抚张鸣歧于1906年创办广西陆军小学堂。1907年冬,李宗仁以陆军小学堂第二期入学考试第一名的好成绩本来可以入学,但因报到来迟,被取消入学资格,只能来年再考,成为第三期学生。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陆军小学堂改编为陆军速成学堂,并于1912正式开学,共有学生300余人。其中大半为陆军小学堂转入,李宗仁又在速成学堂学习了两年。公开资料显示,石化龙正是在1912年从梧州赶到桂林考入陆军速成学堂,并成为第一期步兵科学习。这样一来,李宗仁便与石化龙成为同学,并同时于1913年秋季毕业。

目前,并没有具体文献证明石化龙和李宗仁从广西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存在何种交往。不过,由于陈炯明叛变革命,造成两广政局动荡。这时手握重兵的李宗仁也不甘落后,1922年5月自封“广西自治军第二路总司令”,最后统一广西。在此过程中,石化龙在1924年7月升任定桂讨贼联军(总指挥李宗仁)中校副官。11月所部改称广西全省绥靖督办公署(督办为李宗仁),仍任中校副官。可以看出,石化龙从此与李宗仁不仅成为联系紧密的上下级,而且也成了出生入死的亲密战友。1932年开始,广西成立民团总指挥部,以白崇禧为总指挥,划广西全省为十二个区,区设民团指挥官,以行政专员兼职。是年6月,石化龙即调任梧州民团区任中将指挥官,1934年3月21日兼任梧州民团区行政监督,1935年升调第四集团军驻梧州办事处主任。这些任职显然是李宗仁、白崇禧重用石化龙的举措。

抗日战争的精诚合作

1936年,石化龙再度被李宗仁委以重任,担任玉林地区警备司令。是年冬,日军侵华步伐加剧,国民党政府为防患于未然,加紧培养高级军事人才。石化龙又被遴选为重点培养对象,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深造,按学制两年本应在1938年10月毕业。由于抗日战争急需,石化龙实际上提前修业结束奔赴抗战前线,担任李宗仁为司令长官的第五战区兵站总监并参与台儿庄战役。李宗仁早在1937年10月已经前往南京,并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第五战区司令官,驻节徐州,受命指挥保卫津浦路的防御战,阻止日军南下。不惜让石化龙中断学业而担任重要的兵站总监职位,显然出自李宗仁的安排。

石化龙果然不负厚望,在1938年3月的台儿庄战役及此后的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中,他全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亲自指挥运送一百三十多万兵员上火线,从各地运集大批粮饷、枪支弹药、医疗器械和药品以及各种军事物资,昼夜不绝、及时地供应前方作战需要。”充足的军需供应,加上李宗仁指挥得当,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一举战胜日军最精锐的板垣、矶谷师团,赢得中国抗战以来一个空前的胜利,极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斗志,同时挫败了日军的锐气。

在抗战中,石化龙是李宗仁身后虽然默默无闻但至关重要的坚实后盾。台儿庄战役中,凭借石化龙这个坚实后盾,李宗仁大胆接纳了两支杂牌军。一是庞炳勋军团。在接见庞炳勋时,李宗仁问他缺什么,庞直言“子弹甚缺,枪支也都陈旧,不堪作战。”李宗仁将石化龙叫到面前命令他补充庞部的弹药和装备。在防守临沂县城的战斗中,庞率领其部队与日军激战数日夜,使日军不能越雷池半步,为援军到来和战略部署赢得了时间。二是邓锡侯的川军。最初,这支部队往第二战区参加山西保卫战。由于沿途无补给的兵站组织,他们沿途遇到晋军的军械库,便破门而入一阵哄抢,以致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请国民党统帅部将川军调离山西,统帅部欲调川军到第一战区程潜处,程潜电话中一口回绝:“阎老西都不要,你们送给我?我不要这种烂部队。”最后找到李宗仁,李宗仁一口答应:“好得很啊!好得很啊!我现在正需要兵,请赶快把他们调到徐州来。”李宗仁能有这样的胆识和魄力,除了自身精明强干之外,更在于他有石化龙这个兵站总监,可以保证军需供应。邓锡侯的川军存在的最大问题“枪械太坏,子弹太少”到了李宗仁这里迎刃而解。就是这支众人眼里的“烂部队”,滕县一战,以寡敌众,付出重大牺牲,成功阻止了日军南下,在台儿庄大捷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深情厚谊的生死之交

由于过度劳累,石化龙在抗战胜利的1945年冬天因感冒病倒,经检查发现患有肋膜炎兼糖尿病,身体日渐衰弱。1946年被安排到陆军医院,1947年入住省立梧州医院,再转入思达医院,最终确认肺结核症。医生建议动手术,但手术结果失败,一代名将石化龙于1948年11月1日突然病逝于梧州,终年59岁。

李宗仁在是年五月刚刚竞选“副总统”成功,荣登宝座。石化龙病逝的噩耗传来,令李宗仁百感交集。尽管李宗仁国事在身,未能亲自参加在广西藤县举行的石化龙葬礼,但石化龙的葬礼不仅按国葬规格——下半旗致哀,中央和地方军政要人均有莅临,李宗仁还以“副总统”的身份亲自为他曾经一起战斗的兄弟写下《云飞兄像赞》,派人送来红绫灵旌用金粉写上:“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石云飞灵柩”以及亲笔题写“石云飞先生讣告”作为讣告集的封面。李宗仁的种种行为显示出他与石化龙非同寻常的交情,同时也给了死者莫大的殊荣和厚爱。

毛廷贵 李凯旋 /撰写

西江都市报2015年8月29日第五版链接:

http://www.wzljl.cn/szb/xjdsb/html/2015-08/29/content_528128.htm

(编辑:李远林)

相关评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梧州热门关注